Welcome
Who is Catullus?   Links
Catullus Forum   Search Translations
 

  Available Chinese translations:  
 
1 2 2b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4b 15 16 17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8b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8b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5b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Available languages: 
 
Latin
Afrikaans   Albanian   Arabic
Brazilian Port.   Bulgarian   Castellano
Catalan   Chinese   Croatian
Czech   Danish   Dutch
English   Esperanto   Estonian
Finnish   French   Frisian
German   Greek   Gronings
Hebrew   Hindi   Hungarian
Interlingua   Irish   Italian
Japanese   Korean   Limburgs
Norwegian   Persian   Polish
Portuguese   Rioplatense   Romanian
Russian   Scanned   Serbian
Spanish   Swedish   Telugu
Turkish   Ukrainian   Vercellese
Welsh  
 

 Gaius Valerius Catullus     
About Me
Send a Reaction
Read Reactions
 

 
Carmen 61 (in Chinese by Li Yongyi)
<<    >>
Available in Latin, Brazilian Port., Chinese, Croatian, English, French, Hungarian, Italian, and Scanned. Compare two languages here.
住在赫利孔山的神啊,
乌拉尼娅的儿子,你将
娇嫩的处女劫到新郎怀里,
许墨奈伊啊,许门,
许门啊,许墨奈伊,

在你的鬓角缠上芳香的
墨角兰,蒙上橘红的面纱,
满心喜悦地到这里来,
到这里来,雪白的足
踏着你橘红色的鞋,

被这快乐的日子唤醒,
你洪亮的嗓音唱起了
祝福的婚曲,用你的足
踩出节拍吧,用你的手
挥舞松木的火炬。
 
飞鸟送吉兆,今天尤尼娅
就要做曼里乌斯的新娘。
她就像伊达良的维纳斯,
动人的容貌也能倾倒
裁判的帕里斯王子。

她像亚细亚的桃金娘,
摇曳的花枝闪闪发亮:
树神在上面缀满了露珠,
细心滋养它们,也给自己
带来轻松的欢愉。

所以神啊,赶快来吧,
快离开泰斯比埃的山崖、
奥尼亚的岩洞(阿伽尼佩
从上面浇灌着它们,
用她清洌的泉水),
 
唤她入新家,那渴盼情郎的
女主人,用爱将她的心
紧紧缠绕,犹如常春藤
延伸到这里,那里,
将它的树搂入怀中。

还有你们,纯洁的少女,
同样的一天也会为你们来临,
和我一起说吧,合着拍子,
许墨奈伊啊,许门,
许门啊,许墨奈伊,

这样,神听见我们唤他
履行职司的声音,
就能更欣悦地前来,
美善的维纳斯的使者,
美好姻缘的良媒。

在恋爱中煎熬的情人
除了你,向哪位神吁求?
天上谁受人的敬拜超过你?
许墨奈伊啊,许门,
许门啊,许墨奈伊。

颤抖的父母为孩子祷告,
是奉你的名,处女们
解开胸带,是为你的缘故,
忐忑的新郎急切地聆听,
也是等待你的脚步。

是你把蓓蕾初开的姑娘
从母亲的怀中,交到
鲁莽的年轻人手里。
许墨奈伊啊,许门,
许门啊,许墨奈伊。

没有你,维纳斯就无法
撷取美好名声所许可的
任何果实:但如果你愿意,
她就能够。有哪位神
敢与你婚神相比?

没有你,任何家庭都不能
繁衍兴盛,父母也没儿女
可以依靠:但如果你愿意,
他们就能够。哪位神
敢与你婚神相比?

如果不敬拜你,任何土地
都无法生养保卫边界的
战士:但如果你愿意,
它们就能够。哪位神
敢与你婚神相比?

移去门闩,把门敞开,
新娘就在那里。你没看到
火炬怎样甩动明亮的头发?
可你还在深幽的房间里
耽搁,出嫁的新娘啊。

新郎已经到了,他在
虔诚地请求,求她别因
天生的羞涩而迟疑不决:
她更愿听它的召唤,却只能
哭泣,为必需的离别。
 
别哭泣,奥伦库雷娅,
你不用担心,不会有
比你更美的姑娘
见过从大海里升起的
明亮夺目的晨光。

你就像风信子,虽然
富豪的园圃中繁花似锦,
你却最能吸引目光。
可是别耽搁,时间飞逝:
快出来吧,新娘。

出来吧,新娘,如果你
愿意,请听我们的恳求。
你没看到火炬怎样甩动
它们金黄的头发?
快出来吧,新娘。

你的新郎不轻浮,
不会走那淫邪的路,
追逐令人羞耻的快乐,
你这双娇嫩的乳房
他绝不会抛舍。
 
相反,就像葡萄藤
会缠住种在旁边的树,
你的拥抱也会将新郎
缠绕。可是时间飞逝:
快出来吧,新娘。

啊,床,所有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色的床脚,

啊,怎样的快乐等着
你的新郎,在短暂的夜,
在明亮的白昼,他会怎样
欣喜!可是时间飞逝:
快出来吧,新娘。
BR> 男孩们,举起火炬:
我已经看见新娘的面纱。
一起唱吧,合着拍子:
许墨奈伊啊,许门,
许门啊,许墨奈伊。

别让猥亵的笑话中间
有长久的冷场,也别让
主人的娈童因为从此
将要失宠,不肯把坚果
发给周围的孩子。

懒惰的娈童,把坚果
分给孩子们:这些果子
你玩得够久啦。此刻
你必须为婚礼帮忙。
娈童,快发坚果。

今天和昨天,娈童,
你还瞧不上那些农妇:
现在理发师却要剃光
你的胡子。可怜啊可怜,
快发坚果,娈童。
 
抹上香膏的新郎,听说你
难以舍弃皮肤光滑的
娈童们:可你必须舍弃。
许墨奈伊啊,许门,
许门啊,许墨奈伊。

我们知道,你只体验过
这些未被禁止的快乐,
但结了婚就不再可以。
许墨奈伊啊,许门,
许门啊,许墨奈伊。

还有你,新娘,一定不要
拒绝你丈夫的欲求,
以免他在别处寻求甜蜜。
许墨奈伊啊,许门,
许门啊,许墨奈伊。

看,这就是你丈夫的家,
多么富丽,多么喜庆:
请允许它做你的仆役
(许墨奈伊啊,许门,
许门啊,许墨奈伊),

直到白发苍苍的老年,
你颤巍巍地点头,和大家
一起称许每一件物事。
许墨奈伊啊,许门,
许门啊,许墨奈伊。

伴着吉祥的征兆,抬起你
金色的小脚,跨过门槛,
从鲜亮的门扉间进去。
许墨奈伊啊,许门,
许门啊,许墨奈伊。

往里看,你的新郎躺在
挂着紫色帷幕的床上,
多么急切地望着你。
许墨奈伊啊,许门,
许门啊,许墨奈伊。

他的内心深处,也有
和你一样炽烈的火焰
燃烧,可是你,再往里。
许墨奈伊啊,许门,
许门啊,许墨奈伊。

小男孩,松开小新娘
柔嫩的手臂,时辰到了,
她要到新郎的床上休息。
许墨奈伊啊,许门,
许门啊,许墨奈伊。

和丈夫白头偕老的
淳朴妇人们,让新娘
躺下,将她悉心安置。
许墨奈伊啊,许门,
许门啊,许墨奈伊。

现在你可以来了,新郎:
你的妻子已等在洞房里,
娇美的脸泛着光泽,
仿佛白色的雏菊,
又像橘红的罂粟朵。

可是你,新郎,(诸神
保佑我,)你的容貌
丝毫不逊于她,维纳斯
也没忽略你。可是时间飞逝:
开始吧,别再迟疑。

你没再迟疑,你已经
来了。愿美善的维纳斯
赐福于你,因你的欲望
是坦荡的,你也未曾
将自己诚实的爱隐藏。

你们的性爱游戏
变化无穷,谁若想数清,
就让他先去数尽
阿非利加的沙粒
和天上闪烁的繁星。

尽情地游戏吧,赶快
育出子女。如此古老的
姓氏不应没有后代,
而应像恒久的山泉
活水源源而来。

我愿见到一位小小的
托尔夸图斯,从母亲怀中
伸出稚嫩的手臂,
半启双唇,甜美的笑
向他的父亲漾起。

愿他长得像曼里乌斯,
所有初次见他的人
都能轻易地辨认,
愿他滔滔不绝的口才
见证母亲的忠贞。

愿人们对他的赞颂
映射纯洁母亲的血统,
就如同最好的母亲
珀涅罗珀为特雷马科斯
赢得了永久的声名。

关上大门,少女们:
我们已经尽兴。可是你们,
善良的新人,幸福地生活吧,
履行你们的义务,享受
丰盛的青春年华。

Taken with permission from 《卡图卢斯〈歌集〉
拉中对照译注本》(中国青年出版社,2008年).
© copyright 28-8-2009 by Li Yongyi
Share this text:


Feel free to post messages about this carmen in the Carmen 61 section of the Catullus Forum.
The latest posts are:
 


  copyright 1995-2013 by Rudy Negenb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