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Who is Catullus?   Links
Catullus Forum   Search Translations
 

  Available Chinese translations:  
 
1 2 2b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4b 15 16 17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8b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8b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5b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Available languages: 
 
Latin
Afrikaans   Albanian   Arabic
Brazilian Port.   Bulgarian   Castellano
Catalan   Chinese   Croatian
Czech   Danish   Dutch
English   Esperanto   Estonian
Finnish   French   Frisian
German   Greek   Gronings
Hebrew   Hindi   Hungarian
Interlingua   Irish   Italian
Japanese   Korean   Limburgs
Norwegian   Persian   Polish
Portuguese   Rioplatense   Romanian
Russian   Scanned   Serbian
Spanish   Swedish   Telugu
Turkish   Ukrainian   Vercellese
Welsh  
 

 Gaius Valerius Catullus     
About Me
Send a Reaction
Read Reactions
 

 
Carmen 62 (in Chinese by Li Yongyi)
<<    >>
Available in Latin, Chinese, Croatian, English, French, Hungarian, Italian, and Scanned. Compare two languages here.
晚星已升起,小伙们,起身吧:奥林匹斯山上
晚星终于升起来了,射出我们期待已久的光。
时辰到了,快起身,快离开摆满佳肴的桌子。
新娘就要来了,许墨奈俄斯的歌声就要响起。
许门,许墨奈伊,来吧,许门,许墨奈伊。

姑娘们,看见小伙们了吗?你们也赶快起身:
晚星已经向我们展现出来自埃塔山的火焰。
这至少是真的:你看他们多么迅疾地站了起来!
他们站起来是要唱歌,让我们和他们一起比赛。
许门,许墨奈伊,来吧,许门,许墨奈伊。

伙伴们,我们要取走胜利的棕榈并不容易:
看啊,姑娘们正在记忆里搜寻学过的东西。
她们的努力没白费,她们的表演令人佩服,
这毫不奇怪,既然她们都如此全神贯注。
我们却分了身,一边用脑子,一边用耳朵,

如果输也是应当的,胜利需要辛勤的求索。
所以,快收回你们的思绪,别再心猿意马:
她们已经开始唱了,我们必须立刻回答。
许门,许墨奈伊,来吧,许门,许墨奈伊。

晚星啊,苍穹里运行的火有谁比你更残酷?
你竟忍心从母亲的怀抱中劫走她的爱女,
虽然可怜的女儿与母亲如此难舍难分,
又把贞洁的姑娘送给被情欲灼烧的年轻人。
攻陷城市的敌人可曾做过比这更残酷的事?
许门,许墨奈伊,来吧,许门,许墨奈伊。

晚星啊,苍穹里闪烁的火有谁让人更欢愉?
你的火焰让婚约变得圆满,虽然双方的父母
早已承诺,未婚夫也已承诺,但如果你不曾
举起火焰,新人们就无法结合成新的生命。
神的礼物中,可曾有比这良辰更幸福的东西?
许门,许墨奈伊,来吧,许门,许墨奈伊。

伙伴们,晚星已经夺走了我们中的一位。
* * * * * * * *

因为你出现的时候,守卫就要开始巡视。
 
盗贼可以在夜里藏匿,可是晚星啊,你
常常会回来,抓住他们,这时的你叫晨星,
少女们总喜欢指责你,可是她们言不由衷,
抱怨有什么用,既然她们心里默默盼着你?
许门,许墨奈伊,来吧,许门,许墨奈伊。

就像一朵花,独自长在被篱笆隔开的花园里,
没有绵羊来碰它,也没有犁铧为它翻泥,
微风爱抚它,阳光温暖它,雨水滋润它,
许多男孩,许多女孩,都会爱恋这样的花;
可如果它被尖利的指甲掐了,凋落了,
就不会有男孩,不会有女孩,再喜欢它:
少女也一样,保持处子之身,家人就会珍爱;
一旦身体被玷污,贞洁的花朵枯败,
她就不再有男孩喜欢,不再有女孩痴迷。
许门,许墨奈伊,来吧,许门,许墨奈伊。

就像孤独的葡萄藤,生长在荒芜的田里,
永远无法攀高,永远无法结出成熟的果实,
只能让柔弱的躯体因重量弯折,下沉,
顶端的卷须几乎已碰到了地下的根,
不会有农夫,不会有耕牛,来看顾它;
同样是它,如果有幸和一株榆树成了家,
 
许多农夫,许多耕牛,都会把它看顾:
少女也一样,保持处子之身,就会一直荒芜;
可如果在合适的时候缔结合适的姻缘,
就会更让男人珍爱,也不再让父亲厌烦。

新娘啊,你也不要和这样的新郎争斗。
和他争斗是不应当的,是你父亲亲手
是你父母一起把你交给他的,你必须
服从他。童贞不只属于你,也属于父母:
父亲有三分之一,母亲有三分之一,
只有三分之一归你。别与他们两人为敌,
他们的权利已和嫁妆一起交到女婿手里。
许门,许墨奈伊,来吧,许门,许墨奈伊。

Taken with permission from 《卡图卢斯〈歌集〉
拉中对照译注本》(中国青年出版社,2008年).
© copyright 28-8-2009 by Li Yongyi
Share this text:


Feel free to post messages about this carmen in the Carmen 62 section of the Catullus Forum.
The latest posts are:
 


  copyright 1995-2013 by Rudy Negenborn